分类
如何線上交易外匯

在家就能赚钱的工作有哪些

欧洲职业驱魔人:一份简单易懂的入行指南

我有一个比较奇怪的爱好,就是喜欢拉着从来不敢看恐怖片的朋友一起看恐怖片。对于恐怖片零基础的人,我一般都会选择温子仁的《招魂》来作为入门篇,足够经典,也足够不吓人。 但我还是高估了我的胆小朋友。片头安娜贝尓的脸一出来,这位朋友就直接叫出了声,接下来的两个小时,ta 几乎全程一边透过手指缝看电脑画面,一边在胸前划着拙劣的十字。结束了这场(对 ta 来说的)煎熬之后 ,ta 认真地问我:所以驱魔真的管用吗? ta 的问题引发了我的兴趣:既然 21 世纪的东方还能存在神婆这种职业,那么在 21 世纪的西方,驱魔人这样的职业说不定也还没有消亡?

《招魂》整个系列取材于身为驱魔人的沃伦夫妇所经历的真实事件。现实中的沃伦夫妇在 1952 年成立了新英格兰心灵研究协会 (NESPR),也是美国新英格兰州最早的猎鬼组织,当时的他们年仅 26 岁。在随后的五十年里,他们成为了天主教会认可的驱魔人,被一再召唤去控制各种恶灵。

“职业驱魔人” 听起来像是一个属于十九世纪的词汇,可事实上,驱魔人一直都是天主教会中必备的配置,就算到了元宇宙中也是一样。但随着科学唯物观念的普及和近代一些文艺作品的臆构,使得驱魔师在大家的想象里往往呈现出一种负面甚至是滑稽的形象,连教会领袖们也对此有所避讳。 然而,在各方关于驱魔的争议之声不绝于耳的同时,近些年来,西方世界对驱魔人需求却大幅度增长。据 BBC 报道,仅 2017 年意大利就有多达 50 万人寻求驱魔。但《美国驱魔》的作者估计,全球大概只有 150~300 位得到教会认可的驱魔人。这是一个极度供不应求的行业。 在科技发达、无神论普遍存在的今天,驱魔人以及牧师反倒更被需要。这看上去荒谬无比,但数据告诉我们,事实便是如此。梵蒂冈将这产生一问题的原因归结为 “恶魔活动变得活跃”,而纽约奥尔巴尼的一名牧师在《每日电讯报》的采访中则声称,“是互联网使得恶魔更容易接触到人们”。来自西西里的意大利驱魔师和牧师帕利拉认为,这是因为 “人们对占卜的推崇给了魔鬼乘隙而入的机会”。VICE 的一篇文章则从更加客观的角度分析道:我们活在一个生存危机的时代,对牧师的需求激增是对大规模痛苦的反应。 但像沃伦夫妇这样体制外异军突起的传奇人物毕竟罕见,最靠谱的驱魔师入行,还是得先进入天主教会体制内。

为了改变驱魔人供不应求的局面,从 2005 年开始,位于罗马的宗座使徒之后大学 (Regina Apostolorum pontifical university) 开设了每年一次、每次为期一周的 “驱魔与解放祷告” 课程。学费是 300 欧元,除了牧师,通过考核的非神职人员也可以参与。 根据官方介绍,这门课程涵盖了人类学、现象学、社会学、神学、礼拜仪式、教规、医学、神经科学、药理学、象征学、犯罪学等内容。来参加课程的学员也是各式各样。路透社报道,2018年,来自全球五十多个国家的超过 250 名学员参加了这次课程。他们的身份包括神学家、史学家、心理学家、犯罪学家和医生等等。

培训课程的讲演者之一,驱魔人 Cesare Truqui 认为,虽然真正被魔鬼附身的案例非常罕见,但每个教区仍然应配备至少一位驱魔人以应对紧急的情况。“这就和牙医一样,我们不需要每周都去看牙医。当真的出现问题时,你就知道他有多必不可少了。” 他在《梵蒂冈新闻》的采访中说道。 2018 年,梵蒂冈教廷也开设了专门的驱魔训练营,还出了专业的教材,里面列出了一系列可能意味着恶魔附体的症状,包括食欲不振、面部和声音的变化、不合常理的身体姿态、预知未来的能力等等

不过,只是花几千块钱上了一周通识教育课,并不意味着你就能成为一个驱魔人。罗马天主教会严格要求,只有获得主教的允许或是拥有教廷的认证,才能执行驱魔。 不过,教会现在至少给了非神职人员成为驱魔人的机会。从前,教会对其内部的驱魔人的资格要求更加苛刻。根据基督教网站 Aleteia 的介绍,成为驱魔人的前提是拥有罗马天主教牧师的身份,而要成为罗马教会牧师,还先得拿到神学院的学士学位。

Gabriele Amorth 神父,梵蒂冈前首席驱魔师,在他的办公室中手持他的工作用具,一生中处理了超过7万起驱魔事件 | 图源:telegraph

此外,一个合格的驱魔人还应当 “具备高尚的道德品质以及对心理学、精神病学的基础知识”。在驱魔之前,对 “被附身者” 的精神状态进行评估是教会必需的步骤 —— 看来教会也承认,“被附身” 的情况也极有可能是精神疾病作祟。 从前的很多驱魔人都是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的,因为神学院只会教授恶魔的危险性及其表现,并不会教你如何驱魔。1992 年,天主教教会的官方驱魔人成立了国际驱魔人协会,他们每年在罗马召开两次会议,分享驱魔经验、新闻与技巧,试图以此来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。 近几年来,国际驱魔人协会也吸纳了许多非神职人员。但他们仍然需要通过罗马教廷的考核。